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金刚经》浅说(连载040)

发布时间:2018/12/22 22:21

  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”这里有一个问题:《普门品》里面讲,“闻是观世音菩萨,一心称名,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,皆得解脱”,称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圣号,就能得到诸多利益。同样也有称念各种佛菩萨圣号的,比如说《地藏经》里面说,若是称念地藏王菩萨圣号,《药师经》里说称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,这些经典里面讲到,只要称念圣号就能得到诸多利益。在这里,与以音声求我不能见如来是不是矛盾呢?也不是这样。这里的以音声求我,是指的外相的一些求法,就是著佛相、著我相、著人相。人们以音声来求佛,同样是求佛,有的人灵验,有的人不灵验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为什么会不灵验呢?就是因为不相应啊!

比如说,有人喜欢向外远求,到处求佛、到处拜佛、到处烧高香,远去名山古刹去求佛、去拜佛。这种外求也就是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他需要转到不用声色来修,去见如来之性,见如来还是要从自性里面见,还得要自己的内心里面去修。《坛经》里面讲到了,在家人你要干好在家的事,出家人你要干好出家的事。四处求佛拜佛,不如干好自己的事,“菩提只向心觅,何劳向外求玄”。

有一个公案大家都知道,有个人和母亲一起生活,他成天想着发财,时常呵斥打骂他的母亲,他母亲非常害怕也非常担心他。可能有这因缘,有一天他想去求佛,求佛能让他发大财,改变自己贫苦的命运。他就去普陀山求观音菩萨。到了山上没找到菩萨,碰到一个老僧人。老僧人说,你不要到这里求菩萨,你赶紧回去吧,观音菩萨就在你家里,你回家见到反穿鞋子的,那就是观音菩萨。他一听就连夜往回赶,跑回家里他就敲门,他娘听到他回来了,反穿着鞋子就跑去开门。他一看,反穿鞋子的是观音菩萨,奥!他娘是观音菩萨,他就拜他娘,你想这以后还能过不好吗?这里也是讲这个道理,你四处以音声求,不如在家尽好自己的孝道。就是说求佛求财求长寿,并不是外来的,并不是天空中飘来了佛,来给你什么,赐予你什么。这也是与其他的一些说法不一样的。这里不要以音声求我,是让你不要住在声相上。

  还有一个,我们在修行中,你也不要老以为自己有神通,说你能听到佛语,甚至有的人还能与佛对话、与菩萨对话,这些都是一些妄想,不要有这种妄见、妄想。你说你与佛菩萨对话,你能对得了吗?佛菩萨在哪里呢?佛菩萨都是无形无相的,你与佛菩萨对话那麻烦了。你想想一个漆黑的夜晚,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,天上有几颗星星,突然有个声音叫你对话,你说可怕不可怕,修出这样的毛病来,那你就入魔了。不论你走到哪里都感觉有人叫你,有人跟你说话,这都是入魔境了,就是因执著这个音声所出。

为什么这里提出了这个色、声?就是因为凡人总以为自己亲耳听到的,亲眼看到的就是真实的,总以为六识所触,我们这个眼睛所看到的、耳朵所听到的是真实地,这往往会把我们的真心给骗了,被六根给骗了。其实呢,我们眼睛看到的,耳朵听到的往往是假的,不是真实的 ,问题就在这里,你以假为真啊!你把不真实的当真的,那就错上加错了,所以你就妄见成魔,越来越不真实,自己越来越迷惑颠倒,这是在修行当中都会出现的问题。

我们看金刚经到了这二十几品以后的时候,都是讲在修行上出现的问题,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容易出现的问题。以色见如来,以音声求如来,是人行邪道。这样的人是在行邪道,你说这可怕不可怕,要修到邪道上去了。而我们往往正是这样去修行的。我们修行的一开始是立法,就是给你个法让你去修,到了最后干什么呢?就是破法,就是把你修的这个法破掉,不要再留住。从立法到破法,这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。为什么呢?我们一开始修行,就是要以色见如来,到庙里去拜佛啊,去供佛像啊,去皈依三宝,去听经闻法……,依此去修行,这都是以色见如来,这是立一个法。同样,我们念佛,念各种佛号,念释迦牟尼佛、念阿弥陀佛、念药师佛、念观世音菩萨、念地藏王菩萨,念十方诸佛菩萨,就是在以音声修行,以音声见如来,一开始修学佛法就是这样去修。但到了后来,就教你把它破掉,

“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”,你到这里破掉吧!为什么这四句偈子“若以色见我。以音声求我。是人行邪道。不能见如来”,放到这里才出现呢?为什么不在第一分就出现呢?早说出来,后面就不用啰嗦那么多啦!说,以色不能见,以声不能听,不就完了吗?后面就不要下文啦!不用讲那么多。为什么放到这里呢?这就是修行次第。当然我们又不讲次第,这就是修行的心性迟缓利钝的问题。

立一法好立,但是破一法难破。你天天在念佛拜佛,你家佛像供了几十年了,你天天上香礼拜。一下子让你破掉,说,不能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你是什么感觉啊?你认为那就是佛,非常灵验啊!佛就在那里。又说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,这个你很难接受啊!你破不掉的。我们整天念佛,念阿弥陀佛,求生西方极乐世界。但是有朝一日让你念自性佛,唯心净土、自性弥陀,你会转不过来,你认为还是念出来的才好,出了声的才是,还是得念佛,想让你转,你都转不过来。所以破除一个法非常难。因为是凡夫没有办法,佛说八万四千法门,如果不去说这些法,凡夫没有办法入门,没有办法破除自己的一些妄执,没有办法去解除自己的一些烦恼、困惑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给你一个法,让你入门修行。但是这个东西要让你扔掉的时候,你就扔不掉了。扔不掉的东西不一定是好东西,所以说等你扔不掉的时候就要出问题了,所以这个很难。

我们念佛,我们有错吗?没有错,念佛还有错吗?念佛不是精进修行吗?是。可是,事实证明了你念佛如果不究竟,念佛会念成什么?念成邪人,走邪道了。比如,有一些念佛的很精进,手里拿着计数器天天在念。有的人精进到什么地步,他吃饭的时候,他一手拿着计数器,一手拿着筷子,边吃饭边念,生怕耽误念佛。他讲话的时候,每讲完一句话后也再念,他说这就是修行。越念越执著,越念越执著,你让他放下他都放不下。他认为一刻不念佛就是不修行,就是懈怠。

他不讲心性,不讲修心改习气,他著于事相。没有办法,他不讲心的问题,他只讲相的问题。哪怕睡梦中也在念佛,他认为这样才是精进念佛。平时的劳作,他都认为是耽误时间。到了这个地步你说怎么办呢?你没有办法。他的知见到了这一步,你说他是听不进去的。他认为,你不精进修行,还不叫我们修行,所以这个也非常可怕。是人行邪道 不能见如来。虽修了一世见不到如来,而且是妄见成群,脑海中有种种妄见,这也都是很可怕的事。所以这个修行,你不要认为你在这里念经你就是修行;不要以为你在这里念佛你就是修行;更不要认为你在这里打坐你就是修行。不是这样的。

就像我们禅修、禅坐。当然我们现在让你坐,给你立这么个法,叫你坐。可是呢,有的人坐着坐着就不起来了,坐出毛病来了。坐出什么毛病来了?过去有很多修行的,坐着坐着,你能坐多长时间?要以时间长短论功夫了。坐多长时间就能证得什么果位。还有现在有些禅修的,说我打多少坐,或者我坐到什么时间,然后我就能进到什么果位,可以能得到罗汉果。以自己能坐多久,坐多长时间,以这个为标准。这本身就又错啦,不能以坐的时间长短来定果位。我们学《坛经》就明白啦,

“生来坐不卧。死去卧不坐。一具臭骨头。何为立功课。”这一下就给你否定了。坐是以摄心为上,这是心相的一种表现,不是你坐的这个相是什么修为。《坛经》里面讲,法达读了三千部《法华》,去到六祖大师那里礼拜,头不点地,被六祖大师一顿呵斥,然后老实了,那也是这个道理。你诵经本身这个事上没有什么,主要是你的心性的问题。你心地上的功夫如何,这个才是主要的。就是说你每天坐在这里,你的坐姿很好,不一定你心好。而每天在那里睡觉的人,他不一定不明真理。我们看玉琳国师的电视剧里面,玉琳国师那个师兄不就天天在那里睡觉吗?别人在用功,他在那个房梁上睡觉。

可是呢,他却是个开悟的人。功夫在什么时候都可以用,你睡觉的时候也可以用。但是呢,那是心地上的功夫。我们这个禅坐中的坐,这是一个规范。也就是说,水总得有个水道引导它流,不是让它四散漫流,那就给它挖一个水道。这个禅修你总是要坐,要有坐姿,是给大众一个道。但是你不要执著这个道,道也是非道,你不要执著。你认为这个水渠,这就是修行,不是!修心才是修行。

这个心很重要,你看六祖大师天天在磨坊里面舂米劳作,他不识字,诵经也不会诵,他是劳作之人。大家在禅堂打坐他进不去,五祖上堂讲经说法,他一句法语都听不到,他一直在磨坊里面舂米劳作。你说他没有修行吗?你说这不是修行吗?这也是修行。他在劳作中证悟,证悟一些东西,所以一切修行的行为都是修心。所以这个很重要。特别是禅,修禅的人到了最后都有一种心的自在。为什么修禅讲究自由、洒脱、活泼、无拘无束?

一个禅者所表现出来的是洒脱、无碍的一种修行的风格,就是因为心所作用的。这是心性的一种外在表现,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洒脱、无拘无束的自在相,像很多罗汉现的就是一种自在相,所以说这就是一种禅。他就是以心为上,心是不拘泥于形式。所以你看修禅的人那种自在境界,是超脱的。特别在祖师大德的语录开示当中,你都可以看出来。

有一个禅师要圆寂了,他的侍者站到跟前不让他死啊,说,师父你快圆寂了,你给说个偈子吧。老和尚说,我不说偈子还死不得吗?这就是这个小和尚的执著,他觉得老和尚死也要按套路来,很多祖师在临圆寂前都说个偈子,所以他也请老和尚说个偈子。这就说明禅的自在,不拘泥于常规。过去有,现在就必须有吗?过去,开悟了说个偈子,现代的人他连文言文都不懂,连个合辙押韵都不懂,你让他写个偈子,他写得了吗?根本作不出来。你如果沿袭过去开悟的标准,让他说个偈子,肯定是开不了悟,因为他写不出偈子来啊!

所以,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法无定法,修行中我们不要走差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