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金刚经》浅说(连载041)

发布时间:2018/12/22 22:44

无断无灭分第二十七

须菩提。汝若作是念。如来不以具足相故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。莫作是念。如来不以具足相故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。汝若作是念。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说诸法断灭。莫作是念。何以故。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于法不说断灭相。

这一分非常关键,这里说:“须菩提。汝若作是念。如来不以具足相故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须菩提。莫作是念。如来不以具足相故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所谓的具足相,就是如来具足的一切相好的相,即是一些无漏法成就所变现的一些具足相。这里,其实还是有得有为的有为法,也是有所得。所以佛说,须菩提,莫作是念啊,如来不以具足相故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接着,话锋一转:“汝若作是念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说诸法断灭,莫作是念。”说诸法断,就又不对了。空性的法,是无实无虚的,我们不去执着这些相,不去对这些相有所知见,要离一切知见。

但是此相要得要不得的问题又出现了,就是说世间的万相、世间的一切差别相还要得要不得?还得要,要不坏世间法。也就是说,这个世间,包括人,众生都是因缘所生,但是,虽为因缘所生之法,这个世间的一切法,我们不能不要,要看破它,但不是不要它。所以我们修一切法,不能说断灭,不要这个法,不要那个法,说这个法是虚无的,所以不要世间这个法,这也是不对的。当然,此处不单单是说一个虚无的问题,世间诸法的虚无的问题。

真正的问题在于不立一法而又不断一法。这又是一个超出我们凡夫思维逻辑的说法。前边让我们不立一法,万法皆空嘛,后边又让我们不断一法,不灭一法,那到底是立还是断?那到底怎么办?这是佛法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:不断、不立。我们在学习经典的时候,时常会碰到一个名词:非一非异,也是这种思维。我们认为,要么就是一,一就是统一的;要么就是异,异就是分别的就是有差别的。怎么还非一非异呢?还有非真非假,即真即假。这种理论,在我们这种凡夫思维逻辑当中没有,我们认为没有这种共存的可能,但是在佛法里面往往整个的思想,就是没有对立面,它们全部共存。

佛法到底想表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?什么样的思想?它总要有一个目的呀首先,学习佛法需要有个慢慢的改变过程,就是改变我们的惯性思维,我们世间的逻辑思维,在佛法里面是用不上的另外,这个佛法,就是抽刀断水。有这么一个公案,说一声吼就能断掉三界烦恼。这些东西,是不能用我们思维所能想明白的啊,它不是靠思考、靠逻辑推断出来的。就像禅法里面的临济棒喝,拿棒子对你大喝一声。

你坐在那里想入非非啊:我到了极乐世界了,或者是到了弥勒兜率宫了,或者到了十方佛国,和那里的佛菩萨聚在一起,那里有你的一个位子,好像是倒数第几,你也坐在那里,听弥勒佛,阿弥陀佛灵山会上释迦牟尼佛,一切佛讲法。啊呀,余音缭绕。你正在那里迷迷糊糊地听着,突然当头一棒,大喝一声,吓得你激灵一下,啊!醒过来了。这种棒喝的方式也是接引你的,就是不让你胡思乱想,你那些思考没有用。你的逻辑思维,意识出来的东西,不是自性的东西,那个东西没有用啊!祖师大德为什么创立了很多这种接引的法门呢,就是横断截流。断什么?断你这种逻辑思维方式。

我们看禅宗里面的公案,很多公案看不懂,为什么?比如,两个禅师在那里斗机锋,他说东,他说西,他说天上那边有太阳,他说他在家吃饭,两个人讲话都不沾边。你用世间逻辑看,怎么都扯不到一块,根本就不是一回事。还有些禅师的举动,都超出常人的规范。说很多人问,这怎么回事啊!我们再说《坛经》,五祖出了一个题目:每个人回去写一个偈子,看看谁开悟了。神秀大师就思量呀,左思量右思量,唉,写还是不写啊,写了别人会不会看不起我,说我为了争祖师位。

不写吧,我又是教授和尚,我不写别人会怎么看呢?我不写老和尚又怎知我心中见解深浅?左思量右思量,闹得几个晚上睡不好觉,最后就想:不就写上吧,写上了他不敢说是自己写的,怕自己写的不好,让和尚说我没开悟,多丢人啊。于是,自己作了一首偈子,半夜偷偷地写到墙上。这首偈子是思量出来的,六祖一听,就认为这个偈子没见性,他随口而出的是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(或者佛性本清静),何处惹尘埃。这就是对神秀偈子的评判,他说的这个偈子是当下的反应,并没有思考上半天,他当下的境界就是那样。

这个是学不来的,不是说通过考虑。殚精竭虑地思维,你就能思维清楚,就能思维的高级了?不是那样的。你境界上不去,你怎么思维都是在原地打转。就像赵州禅师,有人去禅师那儿参禅、参悟,老和尚问:“曾来过我们观音院么?”那人站起身来,恭敬地答道:“不曾来过。”老和尚道:“吃茶去。”老和尚又问另一人:“曾来过我们观音院么?”“小僧幼时曾随家师来此拜谒,此是再拜,还请老法师警示。”老和尚道:“吃茶去。”来人一说话,祖师就知道他根基如何,根基上不去的你赶紧吃茶去吧,他一句话不跟你讲,吃茶去!人家不知怎么回事:我回答你问题,你让我吃茶去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祖师们的接应方式都奇特,南泉禅师把猫抓起来,拿着把刀,要把猫头砍了:谁能说出一首偈子,说个一下开悟的东西,咱就免它死,说不出来我咔嚓把猫给杀了。这些公案里面都是讲的祖师如何应用禅法,如何让大家去传这种禅法,但是要达到那个境界。世间之人,没有功夫的人,不要说去参,这些东西你都看不明白。看不明白,总认为这些和尚都疯了,不按常理出牌,都疯疯癫癫的,都成了这个样子了。跟他们讲话,前言不搭后语,你问东他答西,行为举止洒脱无羁,没有几个中规中矩的。

很多禅师往往都是这样的,嬉笑怒骂。他骂你的时候你摸不到边,不知道咋回事咧。他骂你的时候也许他不是骂你,他正接引你,他打你的时候也许正是叫你开悟。这些禅师能看到你执著些什么东西,有的人爱面子,禅师想,你不是爱面子吗,爱面子这是缺点啊,他就专门让你出丑,当众出丑,让的你一点颜面都没有。有的人贡高,他把你贡高的东西全部给你打掉,让你一点都高不起来、傲不起来、慢不起来,用种种的方法接引学人,就不讲人情世故,这就是禅法,它没有什么定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