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金刚经》浅说(连载046)

发布时间:2018/12/22 22:51

知见不生分第三十一

须菩提。若人言。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须菩提。于意云何。是人解我所说义不。不也。世尊。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。何以故。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须菩提。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于一切法。应如是知。如是见。如是信解。不生法相。须菩提。所言法相者。如来说。即非法相。是名法相。

我们来看这一分,这一分主要讲一个见的问题。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,这也是个知见问题。这个知见,说的是分别知见。我们《法华经》里面讲到的要开佛知见,示佛知见,悟佛知见,入佛知见,讲开、示、悟、入四种知见。佛有大事因缘出世,就是让众生开佛知见,示佛知见,悟佛知见,入佛知见,就是要改变他们的知见。我们众生从累世累劫,生生世世,一直到现在,在无明中轮转,就是因为这个知见的错误。这个知见,非常难改。从我们降生以来,或者在入胎的时候就有了见,就具有了我见人见众生见。一直到大脑发育成熟,长大成人,一直到老,这一生当中都是在我见之中活着。所以一旦形成了见,我就是这么认为的,我就认为是这样的,是非常难以改变的。

这种知见不但能断掉你的慧命,甚至连你的生命都能断掉。人为什么会自杀?有那么多人自杀,为什么?就是知见出问题了,他认为这个人生还不如死了好,他认为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美好,他认为这个人生太痛苦,他认为这个世界太丑恶,所以他活得没意思。人一旦有了这个知见,他觉得活着还有意思吗?人一旦觉得没意思了,他还想活吗?有的知见并不是自己凭空想出来的,可能因为环境,比如生病了,久病以后脑子产生了一种想法,这就是知见出来了。或者有一种大家共同的想法,这是共同的知见。还有一种想法,很多人看别人是怎么说的,怎么想的,自己没有主见,他是看他敬仰的人的知见。

有的前面怎么做,后面就怎么跟着来做,不能改进,不能创新,沿着前面的道路走,这是一种惯性的思维,这也是一种知见。所以,你只要活着,只要你是人,你就有想法,这个想法就是见。你就认为什么对、什么错,什么是能做的、什么是不能做的。一切潜藏的意识都是见。这些见我们要去认识。对我们来讲,如何入佛知见,这个非常的重要。我们的知见是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,特别是我执我见更要不得。你不入佛知见就是我执我见,就是不正确的。

《金刚经》这么讲:“须菩提。若人言。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须菩提。于意云何。是人解我所说义不。不也。世尊。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。何以故。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。”其实也是讲对见的认识。凡夫因为以我为中心,有我执,也有法执。我执的去除,非常必要,也非常难。既有我见,那就不是佛之知见。

你看现在社会的乱相,有些什么见?这些都是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,都是从我执产生出来的一些见解。如果两个人都以我执为中心,两个人讲同一个事,永远是各有各的道理,永远都讲不清。为什么呢?他都是以我为中心,皆以我执为中心产生的见解,那一定有缺陷。没缺陷的见解才是入了佛的知见,那确确实实不容易。直到现在,这个世间里面,只有佛经讲的是最圆满的。但是讲解佛经的人,理解佛经的人,包括社会上其他思想学说的一些见解,还没有一位的见解是圆满的。现在还没有,包括我们的孔圣人,他的见解还是有许多不圆满的东西,他的见解很多还是建立在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上。不圆满的就能听出毛病来,这种毛病在现实的事实中就能给你找出来。所以,对知见的判定太难了。

我们接着往下看:“须菩提。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。于一切法。应如是知。如是见。如是信解。不生法相。”这里就是一个见的问题了,为什么在最后三十一分才提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的人,应该于一切法如是知、如是见,不生法相?这个见是最后形成的。

如果一旦立了知见,这就代表了你的这种的思想在相对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。至少你这个想法,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直至你的境界有所提高,你才可能改变自己的知见,或者是你经过事实的证明,让你这种知见逐步消除。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你的境界不提高的话,那你这种知见是不会改变的,即使是事实摆在你面前,你也不会承认。你只会想别人的错,不会想自己的错。就像自己家的孩子犯错误或犯罪了,被抓进监狱判刑了。大部分的父母不是恨自己的孩子不成器,而是恨被孩子侵犯的对方,这种就是错误知见。你为什么会恨?

比如小偷,本来是你错的,按道理是你的错,父母却不这么认为,他说:你家怎么不锁门?你家里放这么多钱干嘛?你把门锁好不就进不去了吗?要是从窗户跳进去,他就说:你怎么不装防盗网呢?你装上防盗网,电网,不就进不去了吗?所以说这知见,非常难以改变,都是以我为中心的。这种知见一旦形成,如果你的境界不提高是改变不了的。特别是在修学佛法的人,特别是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,要有如是知、如是见,如是信解。如是知如是见是什么,就是你不要有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,不要建立在这个见上,你要开佛知见,示佛知见,悟佛知见,入佛知见,要与佛的知见相吻合。

对我们求法的人来说,对法如何看待,求法的心如何发,就是这两个问题。我们求法,知见要正,好难。你说现在什么样的法是正法,什么样的法师是正的,什么样的法师讲的是正知见,什么样的开解是正确的,能正确认识是非常难的。从古至今,从释迦牟尼佛那个年代,就开始有这种争议了,直到释迦牟尼佛入灭一百年以后,佛教内部就分裂了,分成部派了。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情况呢?就是因为对佛法的理解产生分歧了,由于这种分歧使大家不能共住了,凑合不到一起了,有这一派那一派了。我们看佛教历史就可以看出来,部派佛教时期,持续了几百年。怎么会产生这种部派?就是知见有分裂,于是就从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见解上立了各个不同的宗派。一开始的分歧是对所持戒律上的分歧,后来是法义上的分歧,这都是些知见。所以说,对发菩提心者如何如是知,如是见,这个是非常非常不容易。

你看现在的世间乱相,有的讲的我们一听这不符合佛法,它不契理,但是它契机。契什么机呢?众生就是这么个众生,人类就是喜欢吃那一口,所以它契机。所以现在有很多弘法的,也有很多出名的,法门也很兴盛的,这种法往往几年以后就没有了。为什么明明知道是不究竟的东西,人们还乐意去追随呢,乐意去修学呢?这就是众生的根机问题,根机与之相应。比如放羊,一群羊怎么放呢?你跟它们说好听的,你说:羊啊,你不要跑,你好好站在这儿吃草就行了,你不要乱跑,怕找不到你。这叫不契机。放羊的都是扔块石子砸一下头羊,羊群就回来了,这叫契机。

你初学佛法,你还对佛法没有知见,对佛法一无所知,那个时候非常关键,一旦你接触佛法接触错了就麻烦了,你形成了自己对佛法的一种错误知见,一旦形成很难改变,所以非常可怕。如何叫断了慧命呢?就是一旦形成了邪知邪见,我执我见,就断了你慧命。我们原来倡导念佛的,弄了本《无量寿经》叫你去背,说,你把这《无量寿经》背熟了,第一,你没烦恼了,第二,你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,第三,阿弥陀佛会来接应你了。这种知见形成后,很多人开始背《无量寿经》。《无量寿经》很长,读一遍也要两个多小时。花十几年的时间倒背如流了,结果呢,放下经书,妄想烦恼贪嗔痴还是不断。怎么办呢?不断就是业障重,那你就再背《地藏经》吧。《地藏经》也很长,又背诵多少年,心地还不清静。那就超度吧,冤亲债主多啊,为什么还有烦恼呢,就因为你冤债重啊,有过去世的,还有附体的,又开始天天超度冤亲债主。这样下去,这一辈子不就过去了吗,人能活几十年啊?

所以,你要返回头来看你走过的这条路,你一定要看你走过的这条路是什么路。不要看能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个暂且不提。能不能往生,反正你已经死了,谁也不知道,我们也看不着,又不能去鉴定。也可能你真的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,那也要看你从学佛开始到你往生之间这一段路,你是怎么走的。你可以回过头来看看,这段你是不是走得有意义,是不是入佛道,这段路要认定清楚。所以说我们一定要看过程,看这种历程。

《金刚经》里面讲,不生法相。而我们没有法相就不能学佛法了,所以这也是一个问题。所以说弄不好这个慧命说断就断了,法轮功不是断人慧命吗,但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学?而且还有知识层次比较高的。它给你灌输一种思想,慢慢形成了一种知见,形成知见你再改过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你看这些信法轮功的,有几个能改过来的?他的思想一旦形成知见,没有新的境界彻底的提高,根本改不过来。有个老太太七十多岁了,前几年就被抓进去拘留,孩子们都劝她:你别信了,都七八十岁了,你回家好好养着不行吗?不,非要信,她不听。

在拘留所里继续讲:我信法轮功我头发变黑了,我身体好了,我都长牙了……。每年一抓法轮功必定有她。所以说一旦有了邪知邪见,很难改变。现在社会上这种邪知邪见多的是。邪教是一种组织,思想是针对个人,教是通过一种思想把人组织起来的,这个思想的形成就叫做见,具有邪见的组织就是邪教,就具有社会危害性了。

现在的全能神也是这样。往往这些邪教有一个共同特点:就是宣扬这个教主是来拯救世界的,这个世界太苦了,我来拯救你,有这种大我相。人们在信仰面前,心是非常单纯的,这样一讲,大家认为,哦,确实是这样。所以一旦形成知见,这就不好办了。我们是最幸运的,因为我们接触到了佛法。你看这些信法轮功的多悲惨!一开始他们也不知道是邪教,政府也没说这是邪的,自由思想,你愿意信就信,信着信着偏了,邪了,再想回头晚了。弄得很多人工作丢了,官撤了,公务员没了,有的被拘留,被劳动教养,不但慧命没了,连自己安身立命的东西都没有了。所以这个很可怕。

人没有信仰不好,现在大多数人都有信仰,只是信仰不同而已。有很多有钱的人信神婆子。跑到神婆子家里,让她们烧个香算个卦,这也是一种信仰,这是一种原始信仰,一种民众信仰。还有各个正面的宗教,比如,佛教,天主教,基督教,伊斯兰教,应该说社会民众的绝大部分都是有信仰的。我们信仰佛教,修学佛法的人,发菩提心的人,如何信法求法,这个很重要,不要入错门,一旦入错门,这一辈子就完了。

所以要“如是解、如是见、如是信解,不生法相。”对法相要有个正确的认识。所有的法相,比如我们念经、坐禅、念佛、持咒等等的一切行为,都可以称为法相。那我们是不是不要这种法相呢?不是的,我们是于相而离相。所以这里说,“所言法相者。如来说即非法相。是名法相。”这就是于相而离相的问题。不是说我们破一切法相,而是于一切法相中而破一切法相,这是一个根本。不生法相,只是不能住,不可能没有法相。当然,这个到了一个高境界高层次的时候才能明白,才能深一步的知道法相的相关信息。

      这一节重要的是能明白修学佛法的人的知见问题,知见要正,就是如是知、如是见、如是信解,就是知见要正。不要有邪知邪见,特别在法上,不要落入法执,落入法相就容易产生法执,不要落入法执里。法其实是什么?就像流水一般,这水永远在流着,这法也流着,所以不刻意去把水留住,拦个坝放个石头堵着,不要刻意去做,你刻意这样去做没用,最后还是要流的。法也是这样,所以说我们不要执着于法相。水本来就是这样,法也是就这样,就这样流着,法是自然的,不是刻意留住的,那个没有用,都不是究竟,所以一定要讲到一个自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