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六祖坛经》浅说(连载004)

发布时间:2018/12/24 20:58

       我们继续往下看:且听惠能行由,得法事意。我们看看惠能大师的得法由来,以及他的一些事迹,还有一些他的简历。“惠能严父。本贯范阳”。就是惠能父亲那一辈的籍贯是范阳。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惯例的名称,这个籍贯范阳,这里并不能代表他就是范阳人,不是这样的。你就像义净大师,有的人说他籍贯是范阳,我觉得是不是古人在写记叙文,提到籍贯的时候,好像是范阳这个地方是出名的,就故意去放在一起渲染一下。你想义净大师的祖父就来到了济南,祖父一代就来到了济南,记载说他的祖籍是范阳的。是不是这样?我觉得范阳可能就是一个记载的需要。并不一定指他真正的籍贯。

      “左降流于岭南。作新州百姓。”就是他父亲为官被贬,来到岭南,作了新州的百姓。“此身不幸。父又早亡。老母孤遗。移来南海。艰辛贫乏。”父亲早去世了,就剩下老母亲和他相依为命,就是他母亲领着他一起生活。南海,指的就是岭南一带,就叫南海。艰辛贫乏,就是日子贫困,穷。“于市卖柴”。六祖为了他和母亲的生活,就上山去打一点柴去卖。因为南方一带很少烧煤,大部分烧柴,南方一带冬天取暖也是烧柴火,所以他就卖柴。生活艰辛,上山去砍个柴,糊口而已,也就是能勉强吃饱饭。“时有一客买柴。使令送至客店。客收去。惠能得钱。”有一个客人来买他的柴了,买他的柴以后就说,你给我送到家里我再给你钱。使令送至客店,他就给送去了。送去以后,客人给了惠能钱了,“却出门外。见一客诵经。”他拿着钱要走的时候。走到门外他看见一个人在诵经。“惠能一闻经语。心即开悟。遂问客诵何经。客曰。金刚经。”有的版本直接说有一客人在诵经,他在出门听到客人在诵到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这一句的时候,惠能大师一听此语豁然开悟,一下就开悟了。然后就问这个人诵的是什么经?他说诵的是《金刚经》。“复问从何所来。持此经典”。就是此法从何而来?这个法是从哪里来的?“客云。我从蕲州黄梅县东禅寺来。”这个黄梅就是湖北蕲州的黄梅县五祖寺。现在五祖寺已经恢复了,那时候叫东禅寺,就是黄梅的东禅寺。从那里得此法。“其寺是五祖忍大师。在彼主化。”忍大师就是指弘忍大师,在那里弘法。“门人一千有余。”一千多出家人,门人指的是出家人,这里没有居士,说的是常住在五祖寺这里的僧人就有一千多人。

      我们看那个时候的丛林,那时的一个大寺院动辄几百人到一千人,很正常。现在有明清时代寺院里面留下的煮饭的锅,很大,一个人跳进去都看不到头顶。成百上千人在那里开法会吃饭,没有几口大锅你什么时候能做出来啊?所以那个时候煮饭的锅,跳进一个人去是看不到头顶的,这么大一口锅蒸饭,一锅饭出来就是几百斤,至少二三百斤米蒸一锅饭是很正常的,甚至还可能更多。那个时候烧火做饭是很辛苦的,一般体格不好的,做饭的那个大铲子是舞不动的。不要说饭熟了,就是刚刚倒进去水,拿那个大铲子搅大锅里掺水的米,一般人是搅不动的。那个时候在丛林里烧火做饭的师父一般都会武功,武功都很厉害。每天那样做饭去搅,确实一般人搅不动。那个炒菜锅也很深,菜铲子也很长,翻着菜炒你想得有多大劲。上千人动不动就在那里吃饭,这是什么概念?动不动就几千人上千人在那里吃饭,所以那种锅多的是。

      六祖大师后来就到五祖那里干这个活,他是舂米,他连做饭的资格还没有,是饭前把那个米的皮给磨下来。我们知道是用那个石磨石杵什么的工具进行加工,那就更厉害了。你们现在没有见过那种工具,现在寺院里面早就没有了,原来那个东西是一个杠杆性质的工具,那一边是石头,这一边用人压着,一压一放进行舂米,就是这样的。还有的是人站在上面,用脚去反复使劲压。我们家庭里用的那个舂米工具,就是用一个小石头,能提起来的那种,也是杠杆作用的,不停地反复起来再压下去。南方人个子小,身体轻,他压那个石杵就很难,当时有人把腰上系上一块石头,舂米的时候腰里系一块石头,这样增加自身重量,这样就省力了。这个舂米,过去没有机械加工,都是用人工的。你想每天几千人要吃饭,常住的就上千的人,要是再开法会,来一些居士,大家都要吃饭,你想这得多少人啊?所以说当时在寺院做饭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,工作量很大。而且几千人一天要吃多少米啊?南方大部分是吃米,很少吃馒头,我们北方大部分是蒸馒头吃,南方很少蒸馒头,都是煮米饭。这个米饭做起来很辛苦,要舂米,买来的米也要舂干净,舂干净了以后再去把它做熟,每天这个工作量很大。管几千人吃饭的工作量很大,光做饭的至少也要几十人吧。这是很辛苦的一个事。

      “我到彼中礼拜。听受此经。”这个居士到这里礼拜 ,听讲解《金刚经》。“大师常劝僧俗。但持金刚经。即自见性。直了成佛。”他就介绍给六祖听,说这个五祖忍大师常说:去念这个《金刚经》,就能见性,就能成佛。“慧能闻说。宿昔有缘。”慧能大师听到后,也就说宿昔有缘,“乃蒙一客取银十两。与惠能令充老母衣粮。教便往黄梅。参礼五祖。”我们这个版本讲的比较笼统一些,有个版本里面讲到资助六祖大师的这个居士还有名有姓。这个居士是一个富裕的人,听到六祖大师想去求法,而且他一听说六祖大师听了这个《金刚经》,听了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开悟,开悟以后所说出来的见解、见地,令这个居士大吃一惊。这个卖柴郎见地很深刻,他又有求法的这种迫切意愿,所以这个居士就资助了他银两,要他回去把他母亲安顿好,然后去黄梅求法学习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