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六祖坛经》浅说(连载005)

发布时间:2018/12/24 21:00

      “惠能安置母毕。即便辞违。不经三十余日。便至黄梅。礼拜五祖。”从广东的新洲到湖北的黄梅,他走了不到一个月。到了以后就礼拜五祖,说想在这里修行。“祖问曰。汝何方人。欲求何物。”五祖就问他你是从哪来的?你来这里要干什么?你来这儿是什么目的?你是哪里人?这是很正常的问话,他想看惠能怎么回答。“惠能对曰。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。远来礼师。惟求作佛。不求余物。”他说是岭南人,没有别的事,是来求作佛的,其他都不求,只求作佛,回答的非常直接。这是一个问答的典故,是六祖已经回答过的。我们不要嚼舌头,去吃人家吃过的菜。你们也不要到了庙里被人问从哪里来啊?我从哪里而来。你来干什么啊?我也是来作佛,不求余物,为求作佛,千万不要这样去嚼舌头。人家吃过的饭你又捡起来吃,那能吃吗?所以祖师的东西是从心地上去建立,你去背诵人家的东西,不要这样。

       “祖言。汝是岭南人。又是獦獠。若为堪作佛。”面对这样一个年轻人,又长得七丑八怪的,又是岭南人,跑来要作佛,五祖就回答他:你也作佛?汝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,你做什么佛啊?你凭什么作佛啊?獦獠是一种贬称,就像我们说南方人“南蛮子”,南方人说北方人“北方佬”,就是一种鄙称。可能当时的人称广东岭南一带的人就叫獦獠。獦獠就是长得丑陋啊,长得呲牙咧嘴。惠能回答的这句话很经典:“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。”这一句话就能看出惠能大师的见地,他在大家眼里是一个贫贱的人,也没有出家,也没有成为一个正式的居士,而是一个年轻的卖柴郎,去见当时很有名气的五祖大师,五祖大师门人在当时就有一千多人,一千多出家人常跟着五祖大师修行,那五祖是何等的威武。所以一个小个子南方人,长的又不怎么样,又没有什么身份和地位,去拜见五祖,见了以后说“我要作佛”。五祖就说你这个獦獠你做什么佛?“惠能曰。人虽有南北。佛性本无南北。獦獠身与和尚不同。佛性有何差别。”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: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。我这个獦獠身虽与和尚身不同,但是佛性岂有差别呢?

       “五祖更欲与语。且见徒众总在左右。乃令随众作务。”五祖当然是开悟了的人,很明白这小子可不得了,他这个见地非常深,是见性的人。所以当时五祖因为身边徒众在左右,没有多说。问了几句之后,就说你随众作务吧,你去当一个小众,去干活去吧。没作其他表态只让他去干活。“惠能曰。惠能启和尚。弟子自心。常生智慧。不离自性。即是福田。未审和尚教作何务。”他又回答五祖说:弟子自心常生智慧,智慧不离自性这就是福田。在这方面我不需要种福田。所以说他又问:你叫我干什么呢?我不去种福田,自性生智慧,自性就是福田,我不需要外求的福田。那和尚你叫我做何务啊?听到这里,五祖一看他见地非常深刻,所以此时五祖就要有意培养他。“祖云。这獦獠根性大利。汝更勿言。著槽厂去。”你这个獦獠根性很好,你再也不要讲了。为什么不再让六祖讲话呢?不让他露这些见地呢?这就是五祖有意识地保护他,这就开始保护他。说你不要再讲了,你到槽厂去,舂米去吧。其实这个干活不一定是坏事啊,五祖大师完全是为了保护惠能。

       “惠能退至后院。有一行者。差惠能破柴踏碓。经八月余”。有一个行者,就是里面干活的人,说你去踏碓吧。去柴房破柴踏碓,就是劈柴,踏碓,碓,就是舂米的那种碓子,你去干那个活去吧,这是最苦的活。这个南方都烧柴不烧煤的,劈柴很辛苦,每天都要从山上找那种能烧火的棒子,非常辛苦。干了八月有余,“祖一日忽见惠能曰。吾思汝之见可用。恐有恶人害汝。遂不与汝言。汝知之否”。这八个月,五祖才跟他说了一句话,说什么呢?吾思汝之见可用。就是我认为,你的知见是可以用的,但是恐有恶人害汝,遂不与汝言,汝知之否?你的知见很好,但是我为什么不与你讲话呢?是因为怕有坏人害你,你明白这个意思吧?“惠能曰。弟子亦知师意。不敢行至堂前。令人不觉”。惠能也知道,所以说他不敢去堂前,不敢经常去亲近五祖,怕人觉察。

       从这点也看出,当时,虽然在一个修行的道场里面,但是人心叵测,也有危险。这种情况也是非常的可怕。你想五祖那样的人,在六祖有这么好的一个见地的情况下,虽然很欣赏他,但是他都不敢让人知道。怕什么呢?怕知道有人欣赏他的时候,别人就会害他了。如果只是使绊子,这算是好的。你想几千人的一个丛林,明日醒来的时候,把你害了你都不知道怎么害的。那个时候都在深山老林里面,又没有什么衙门管。把你弄死这种事情都非常简单,所以说他也害怕,害怕有恶人害他。惠能也明白这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