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六祖坛经》浅说(连载007)

发布时间:2018/12/24 21:09

     “祖三更唤秀入堂。问曰。偈是汝作否。秀言。实是秀作。不敢妄求祖位。望和尚慈悲。看弟子有少智慧否。”五祖三更偷偷地把神秀大师叫来,问:偈是你做的?秀言:是秀作。我作偈子不敢妄求祖位,望和尚慈悲,我是为了求法啊,你给点拨点拨,看弟子有没有智慧?“祖曰。汝作此偈。未见本性。只到门外。未入门内。如此见解。觅无上菩提。了不可得。”你做偈子,未见本性,不行,没有入门,还是门外汉。依此修持,觅无上菩提,完全做不到。“无上菩提。须得言下识自本心。见自本性。不生不灭。于一切时中。念念自见。万法无滞。一真一切真。万境自如如。如如之心。即是真实。若如是见。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。”这是五祖点拨神秀。无上菩提之法是什么?是言下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。自己的本性,不生不灭。于一切时中,无时无刻,念念自见,万法无滞,一切法都是这样。能证得自己的无上菩提,一真一切真。怎么理解?此真就是万法中的自性本真,就是一切法皆真。万境自如如,就是所有的境界都如如,如如就是首先能自在,不随境所走,不动,自在,这是万境如如,如如之心,自在之心,即是真实。万境中不动的心才是真的。“若如是见。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。”这样的知见,才是无上菩提之自性,才是自性的见解。

      “汝且去一两日思惟。更作一偈。将来吾看。汝偈若入得门。付汝衣法。”五祖说,你回去思考,再做偈子拿来看,如果行,那就付衣法。从这里看,五祖非常的慈悲。“神秀作礼而出。又经数日。作偈不成。心中恍惚。”他回去以后,怎么也作不出偈子来。境界短时间是提不上去的。你听了一句话,境界突然提上去了,这个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神秀也是这样。自性的东西,是一种本然的觉悟,本然的流露,它根本不是思维出来的东西。“神思不安。犹如梦中。行坐不乐。”神秀每天迷迷糊糊,像做梦一样,行坐不乐,不知道该怎么办,处于这种状态中。

      “复两日。有一童子于碓坊过。唱诵其偈。”有一个小和尚,来到六祖碓坊,唱诵偈子,“惠能一闻。便知此偈未见本性。虽未蒙教授。早识大意。” 惠能大师听到了偈子,他一听就明白了,因为他是开悟的人,一听就知没有见本性,不用人教授,早识大意。“遂问童子曰。诵者何偈。”童子口无遮拦,“童子曰。尔这獦獠。不知大师言。世人生死事大。欲得传付衣法。令门人作偈来看。若悟大意。即付衣法。为第六祖。神秀上座。于南廊壁上。书无相偈。大师令人皆诵。依此偈修。免堕恶道。依此偈修。大有利益。”这样告诉了惠能。“惠能曰。我亦要诵此。结来生缘。上人。我此踏碓。八个余月。未曾行到堂前。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。”惠能尊称童子为上人,请他领到偈前礼拜。“童子引至偈前礼拜。惠能曰。惠能不识字。请上人为读。时有江州别驾。姓张名日用。便高声读。”廊前正好有别驾张日用,高声读诵。“惠能闻已。遂言。亦有一偈。望别驾为书。”惠能听了以后,告诉张日用,我也有一首偈子,你替我写上去。

      “别驾言。汝亦作偈。其事希有。”你也能做偈子吗?你又不识字,都不会看偈子,还能做偈子?“惠能向别驾言。欲学无上菩提。不可轻于初学。”他面对张日用的怀疑,教训说,欲学无上菩提,不可轻于初学。“下下人有上上智。上上人有没意智。若轻人即有无量无边罪。”惠能说,有没有智慧,见没见自性,与人的地位,身份没有关系,与人的修学的时间长短也没有关系,若轻人即有无量无边罪。“别驾言。汝但诵偈。吾为汝书。”别驾张日用被说服:你诵偈吧,我给你写,“汝若得法先须度吾。勿忘此言。”但是如果你得法先要度我。他一看这个人见地很高,当时就被摄受了。

      “惠能偈曰。菩提本无树。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。何处惹尘埃。”这个偈子,也有几个版本,主要是在:“本来无一物”上有出入,比如:“菩提本无树。明镜亦非台。佛性本清净。何处惹尘埃。”他写完这个偈子后,“书此偈已。徒众总惊。无不嗟讶各相谓言。奇哉。不得以貌取人。何得多时使他肉身菩萨。”一群人惊叹了:不能以貌取人,这原来是个肉身菩萨!大家一听偈子后,就有一种清凉,豁然开朗的感觉。“祖见众人惊怪。恐人损害。遂将鞋擦了偈曰。亦未见性。众以为然。”五祖出来了,见众人赞叹惊怪,赶紧用鞋底把偈子擦了,说,这个偈子一般,也没有见性。大家听五祖一说,也都以为没有见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