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六祖坛经》浅说(连载051)

发布时间:2019/01/11 13:57

“善知识。何名禅定。”什么叫禅定呢?“外离相为禅。内不乱为定。”其实,还是说的同一个问题,就是内外的问题。外离相就是禅,外是指什么?外就是指六根的外面,就是心外。六根的外面,就是心的外面。六根所接触、所感受的东西,这就是外。内就是自己的妄心所滋生出来的东西。

再形象地说一下。外,可能因为与人接触啊,性格不合啊,或者因为财啊,因为贪啊等各方面,会产生影响。如果没有这些,外边的东西都没有,那你自己会不会产生烦恼呢?实践证明,自己也会产生烦恼。就是与外界隔绝了,那怕把自己关到屋子里面,你跟谁都不接触。虽然跟谁都不接触,但是,慢慢地烦恼还会自己起来,无明自自然然就起来了。

为什么会起?我们说闭关闭关,你能闭得住吗?关不住,闭不住。闭不住什么?闭不住自己内心的烦恼。我们现在说闭关,不用时间长,关你一个月,不信你试一试。把你带到三楼上,一个月你不能下来,到了吃饭的时间,有人给你送上去。你可以在阳台上看外面的景色。你就在那里呆着,不能接触人,没人跟你讲话,你自己在那里。愿意拜佛就拜佛,愿意诵经就诵经,你自己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,那里也有卫生间。就你们现在的这个水平,就你们的功夫,一个月都坚持不下来。

你或许说,那不可能啊,我把家里的事都安排好,我无挂碍。我把衣服拿好,其他的都安排好了,我半年不回去,一年不回去也没事。外面是没有挂碍了,可是你的内心里可有挂碍啊,你内心里面慢慢地起了烦恼,自己的一些无明出现了。哎呀!不行,我得赶紧出去啊。那个时候,你整个的全身,你的骨髓里面,就像蚂蚁爬一样,你坐立不安,你唯一的愿望,就是破门而出。我什么也不想,我什么也不要了,我唯一的就是希望能出去,去外面的世界。

这就是说,你自己的内心世界里面,就有春夏秋冬,就有酸甜苦辣。你以为只有外面的世界才有狂风暴雨,太阳月亮,黑天白夜。你自己的内心世界,就没有这些东西了吗?也有!你内心的世界里面,就有四季,有春夏秋冬,有太阳月亮,有炎热有寒冷,有白天有黑夜。你不相信,把你这个屋子全部封闭,不透光,你也不知道黑天白夜,太阳出来,你看不着,天黑了天明了,你都看不着,你看看你的内心里面,有没有白天黑夜?你完全有。这个白天黑夜,不是外界给你分的,你自己的内心世界里面就在分。

还有时间,说有一个时辰,有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。你以为这个时间,是外面分出来的吗?你内心的世界里面就有。不信就把屋子一包,看不到白天黑夜,把表都收起来,你看看你自己会不会知道时间。时间久了,你自己心里面自然而然就产生出白天黑夜,根本不用表。等你明白了以后,你根本不用看天气,不用看太阳,你自己一闭眼就知道,现在是白天,现在是晚上,现在是几点几点,你自己就明白。

这就是说,你内心里面就有宇宙世界。这个宇宙世界的成分,在你的内心里面都有。宇宙、虚空……在你内心世界里面都有,只是你现在觉察不到而已,因为你没有下到那个功夫,所以觉察不到。等到你下到那个功夫的时候,这些东西你自然而然就知道。

比如说,什么是神通?佛经里面一直在讲,说自性本身就具足一切神通。什么意思啊?自性具足的东西,那就是说,神通不是修来的!是自性本身具足的。只有你把妄念这些东西去除了,神通自然显现。如果要你再修一个什么法,然后得到什么神通,这是外道!这绝不是佛法。

佛法讲,神通本自具足。何为本自具足?就是只要你没有妄心杂念,自然就有神通啊!就是这个道理啊。最简单的,就是你在那里坐着,把窗户门都关上,黑咕隆咚的一个屋子里,你照样什么都能看得到!这个东西,奇怪不奇怪啊?你说这不是神通吗?那你在一个屋子里,把四周窗户都闭塞了,怎么能知道白天黑夜、三时六时呢?现在是夏天还是冬天,你怎么都能知道呢?这不就是所谓的神通吗?包括整个你的前世、你的后世,你的过去未来,你什么都知道啊。这不就是本自神通具足吗!

所以说,这个问题就是看你怎么去修。你本自神通具足,有的时候你不一定知道,不觉知。在万种法门当中,有的人想知道这一块儿,他就专门修这一块儿。比如说,修神足通、宿命通。有的人说我想知道宿命,干脆我就修宿命通。其实,并不是说修宿命通,而是说你妄念去除了,你整个就具足神通了,你想知道哪一块儿,自然就知道哪一块儿,就这么个道理。这就叫宿命通。你就想知道宿命,你对宿命通感兴趣,那就是宿命通。所有的法不是从外而得,本性具足。这就是禅!

你们不相信我说的,可以去试。我们现在这个条件成熟了,你可以到楼上去试。放两个垫子,拿个被褥就可以睡,放个桌子就可以写,可以看,可以读经,你愿意怎么鼓捣都可以。也有人给你护关,也可以给你送饭,就看你能坚持多久。到那个时候,你的七横八竖都出来了,那就是坐禅!七横八竖都出来了,就能把这些东西都给坐没了。

比如说,你贪恋你的家人。说我不回家不行啊,家里面的父母我放不下,或者子女也放不下,或者夫妻也放不下,总有什么事放不下。有许多放不下的事。那么这些放不下的事到底能放得下吗?等到你关在屋子里坐禅,坐到什么地步呢?等到你坐着坐着,这些东西都能放下了,不去挂碍了,或者你就自在了。自在是什么?自在就是不挂碍。你可以去应付做这个事,做了以后就忘了。等到自在的时候,等到你来去自如,自自在在的时候,那个时候就成功了。所以,你在整个修行当中,你把这些东西都能断掉,能自在了,能自由了,无障碍了,这就是坐禅。

所以,看看我们现在,离这个坐禅的标准还差多少呢?这么一比,就知道了。哦,我们现在这根本就不是坐禅!就是说,我们现在跟坐禅根本沾不上边。我们现在干什么——闲坐。你说你们坐在这儿干啥?就是闲坐着。你说你用功夫,用什么功夫啊?每天打二十八个电话,你用什么功夫啊?你能用上什么功夫啊?为什么要打电话?不就是挂碍吗!噢,还有这个事,噢,还有那个事。本来一些事,根本不用你去挂碍,用不着你管,你非要挂碍、挂碍。

好不容易有这七天的时间,你把手机关上七天,能死啊,能有什么事啊?你关上个七天试试看,一天你都关不了!这个世界真的就这么需要你呀,这个世界没有你,这个地球不转了,可能吗?这就是你的心在做怪,这无非是挂碍。无非是总觉得这个也放不下,那个也放不下。这就是著境,著念,念头不断,妄想不断,挂碍不断。

这些就说明,我们这个坐禅,现在要真正入门,真正地要去下点功夫。坐禅不在于坐,六祖大师说得很详细了,不在于坐,而在于心。你这个心要不乱,心要离念,心念要不起,而且你这个禅要离相。所以说,外离相为禅,内不乱为定,这就是禅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