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六祖坛经》浅说(连载082)

发布时间:2019/02/09 06:23

再看自性起用的十九对。“长与短对。邪与正对。痴与慧对。愚与智对。乱与定对。慈与毒对。戒与非对。直与曲对。实与虚对。险与平对。烦恼与菩提对。常与无常对。悲与害对。喜与嗔对。舍与悭对。进与退对。生与灭对。法身与色身对。化身与报身对。此是十九对也。”这是自性起用的十九对,自性里面产生出来的,痴、慧、愚、智、乱、定,这东西都是内心自性里面产生出来的。“师言。此三十六对法。若解用即道贯一切经法。”那就是说,解就是弄明白这三十六对。

你如何用?其实一切法,全含摄在这三十六对法里。所以六祖大师太了不起了,他能把一切经法都含摄在这三十六对里面,三十六对就能含摄一切经法,只要你能把这三十六对能解用了,这就入道了。所以说这个很了不起呀!一切经法那么多,短短用这三十六对就能全部含摄,而且他全部能解用,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。

“出入即离两边。”离两边,就说有无你要离,不要一说有,你就说无,要不你就说有,要不你就说无,这个不行。特别在对论的时候,凡愚之人无非是问,极乐世界有还是没有啊?人死了以后是死还是生?还能不能生啊?人死了以后是常还是无常?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?现在是明着还是暗着?人不就是这样嘛!你是愚痴的还是有智慧的?这是凡夫的一种特定的认识事物的方法。我们认识事物,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?你一思考就思考错了。因为你脑子一判断就是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,这个东西是好还是坏啊,这样一来就落入两边了。你这样认识这个世界,本来就是错的,就是颠倒的,你就是在对法里面。出入要离两边。

外面世界是什么啊?天地,你一认识就是天与地。或者,这世界就是阴阳所组合,天地之间,阴阳之合,落入到两边了。你这样认识事物貌似有道理,其实是错的。在佛法中不要这样去认识事物,你这样去认识事物,包括去认识自己的自性,这都是错的,这就是落入二法之中,落入对法之中。对法不就是二法吗?你就落入二法之中,就有毛病了。这里讲了:“出入即离两边。自性动用。共人言语。外于相离相。内于空离空。”这个才是根本。于相而离相,不是著相。为你在对法之中,你一定要著相,不是著有就是著无,不是著上就是著下,不是著天就是著地,一定会落入对法之中。怎么办?外于相离相,内于空而离空。你不能著空啊!心里什么都没有,不对,要于空离空。

若全相,即长邪见。”如果你著相的话,会有邪见。就拿天地来讲,如果著天,著这个天相,你就会有邪见:天上有多少天兵天将啊?玉皇大帝、王母娘娘、还有什么仙女啊,就像西游记那一套了。你著天就有那东西,逐步生长邪见。本来天就是这么个东西,你非要长出那么多东西来,这个天上有多少层?天兵天将从哪来的?就是因为世人著天,所以才有天,其实本来没有天,但是凡夫认为没有天能行吗?

若全执空。即长无明。”如果执空,即长无明,最后断灭,什么也没有。著空也是错的。“执空之人有谤经。直言不用文字。”有的执空之人,竟然说不用文字,看什么经书?“既云。不用文字。人亦不合语言。只此语言。便是文字之相。”这样说,你连话都不用了,不用说话了,这个语言也是文字,人不说话能行吗?所以说执空之人谤经,不用文字,这是错误的。“又云。直道不立文字。即此不立两字。亦是文字。见人所说。便即谤他言着文字。汝等须知。自迷犹可。又谤佛经。不要谤经。罪障无数。”第一不用文字,第二不立文字,你著空,你说不立文字,不立两字就是文字。这个文字怎么又能害了你呢?你怎么还不要它呢?不立它呢?所以说,你自己迷尚可,还教导别人说不著文字,这是谤佛经。你不要谤佛经,罪障无数。这是说你不要著空。

若著相于外。而作法求真。或广立道场。说有无之过患。如是之人。累劫不得见性。”如果著相,要真的把西方极乐世界弄来,真的把十方三世一切诸佛都叫来,作法求真。或者广立道场,说有无之过患。这是著相,这样的人更是永远不能见性。

“但听依法修行。又莫百物不思。而于道性窒碍。若听说不修。令人反生邪念。但依法修行。无住相法施。汝等若悟。依此说。依此用。依此行。依此作。即不失本宗。”

说的很明白了,你要依法修行,但又不要百物不思。禅修、打坐也不要百物不思,百物不思则道性滞碍。若听说不修,令人反生邪念。所以要依法修行,无住相法施。依法修行,要不著相,要做无住相的法施。这一点,真是大乘至上之根基。这个无住相法施,是很难做到这种微妙境界的。汝等若悟,你们要是听明白了,就要依此说,依此用,依此行,依此作,即不失本宗。

若有人问汝义。问有将无对。问无将有对。问凡以圣对。问圣以凡对。二道相因,生中道义。”

如果有人问你佛法义理,你要怎么答呢?问你有你要答无,问你无你要答有,问你凡你要对圣,问你圣你要对凡,问你东你答西,问你是你答非。

我们后来会学到机锋禅语,里面就是这样。你看两个禅师在那里斗机锋,他说这儿他说那儿,怎么看两人说的也不是一回事。他说他的,他说他的,两人的话串不起来。说的东西都不沾边儿,没有言语相连。要问我们的话,法师,我如何修行啊?我们会说,你要先皈依,再诵经,然后再打坐,然后慢慢修吧,好像有关联。在多少年前,你要问赵州禅师,我怎么修?赵州禅师会说,吃茶去吧。好像牛头不对马嘴,说的不是一回事。

但是你反过来一想,奥,还是一回事,他讲的就是一回事。所以六祖大师教给你,问你有,你就答无,为什么呢?无就是有的因。问你圣就答凡,凡就是圣的因。二道相因,生中道义,这才能生中道义。你不能他问东,你也说东,东是太阳升起的地方,然后东、东、东,越说越不开悟,越说越说不明白,越说越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