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"临济义玄禅师语录辑要"(连载020)

发布时间:2020/08/24 20:39

“若有人出来问我求佛。我即应清净境出。有人问我菩萨。我即应慈悲境出。有人问我菩提。我即应净妙境出。有人问我涅槃。我即应寂静境出。境即万般差别。人即不别。所以应物现形。如水中月。”

“若有人出来问我求佛。我即应清净境出。”佛从哪里出来?从清净境出,佛是诸佛之母,清净心就是佛。“有人问我菩萨。我即应慈悲境出。”清净是佛,慈悲就是菩萨。“有人问我菩提。我即应净妙境出。”菩提心,菩提是什么呢?应净妙境出。各种应都是清净的,清净妙用,就是这个意思。把一切清净心都妙用了,清净心所流出来的一切妙用,这就是菩提,这就是你发了菩提心了。一切都是自性,诸佛之妙用, 一切清净心之妙用,这就是菩提。“有人问我涅槃。我即应寂静境出。”心的寂静就是涅槃,寂静是什么?就是没有妄啊,寂静和妄相对,寂静就是没有妄心妄动,妄动就不寂静,寂静就是涅槃。

“境即万般差别。人即不别。所以应物现形。如水中月。”境有万般差别,各种形态,各种境界,各种对应。但是呢,你有万境,人即不别,人是一样的。所以应物现形,如水中月。什么意思呢?就像水中的月亮一样,天上的月亮只有一个,但是呢,“千江有水千江月”,你有多少个水,就有多少个月亮。你有一盆子水,盆子里有一个月亮;你在江河里看,江河里也是一个月亮;你到大海里看,大海里也是一个月亮。月亮只有一个,水中月都是月亮的应物现形。自性也是,应物就现形,就像水中月,在万境中现形。

“道流。你若欲得如法。直须是大丈夫儿始得。若萎萎随随地。则不得也。夫如[斯/瓦](音西)嗄(所嫁切)之器。不堪贮醍醐。如大器者。直要不受人惑。随处作主。立处皆真。但有来者。皆不得受。你一念疑。即魔入心。如菩萨疑时。生死魔得便。”

“道流。你若欲得如法。直须是大丈夫儿始得。若萎萎随随地。则不得也。”你要得如法,须是大丈夫才能得,若萎萎随随地则不得。这个禅法是大丈夫所学的,是大丈夫所修的,为什么一直标榜这个大丈夫呢?大丈夫有什么特点呢?大丈夫首先要威武,心大,心直,不疑惑,这是根本的一些条件,这是大丈夫。所以修禅法,如果萎萎随随地,畏畏缩缩地,则接不住大法,亦不得也。萎萎随随地是什么人呢?是心眼小的,心胸狭隘的,自私自利的,嗔恨心重的,贪心重的,爱染心重的等等这些都是。为什么不说大女人呢?当然,女人也可以修得大丈夫,也能修得大丈夫相。总体来说,如果你心量小,你是很难修得成就禅法的。   

“夫如[斯/瓦](音西)嗄(所嫁切)之器。不堪贮醍醐。”[斯/瓦]嗄就是像小贝壳那样脆弱的东西,这种器具不堪贮醍醐,不能放入无上法味。大器者,是有大根器者。器就是装东西的器皿,大器大器,里面能装很多东西。比如说给你装了法乳,大器里面就能装很多很多。“如大器者。直要不受人惑。随处作主。立处皆真。但有来者。皆不得受。你一念疑。即魔入心。如菩萨疑时。生死魔得便。”如果你是大根器的,只要不受人惑,你便随处作主,自己作得了主。立处皆真,立处,作主的地方,都是真的。但有外来的东西,不是内心显现的东西,皆不得受,你不要接受这些东西。你一念疑,只要你有疑,外面的东西来了,你自己接受了,不相信自己,自己疑,那你就魔入心了。如菩萨疑时,菩萨但有疑心时,生死魔得便,生死魔就来了。

“但能息念。更莫外求。物来即照。你但信现今用底。一个事也无。你一念心生三界。随缘被境分为六尘。你如今应用处。欠少什么。一刹那间便入净入秽。入弥勒楼阁。入三眼国土。处处游履。唯见空名。” 

“但能息念。更莫外求。物来即照。”要息除自己的妄念,更不要外求,物来即照。息念不是你什么都没有了,物来即照。没有物,当然你不照,有物当然你照,这就是物来即照。物来,万般的妙用,只要来你就能照,这是你自性的万般妙用。“你但信现今用底。一个事也无。你一念心生三界。随缘被境分为六尘。”你一念心从哪里来的?从三界来的,一念心分为三界,随缘被境分为六尘。

“你如今应用处。欠少什么。一刹那间便入净入秽。入弥勒楼阁。入三眼国土。处处游履。唯见空名。”就是这个意思,在我们这个心地上,此用就是刹那之间的事,入净秽,入弥勒楼阁,入三眼国土,过去现在未来,刹那之间,随处游履。其实是什么?还是自性,唯见空名,就是空而已,这是不能执著的一些东西。就是一个空明,空明这个东西,能一刹那间入净入秽,入弥勒楼阁,入三眼国土,处处游履,这个东西是很奇妙的,自己再去慢慢地体悟。

问。如何是三眼国土。师云。我共你入净妙国土中。着清净衣。说法身佛。又入无差别国土中。着无差别衣。说报身佛。又入解脱国土中。着光明衣。说化身佛。此三眼国土皆是依变。约经论家。取法身为根本。报化二身为用。山僧见处。法身即不解说法。

这是上上之法,一般人可能会无法把捉了,一点儿拿捏都没有了,更无所适从了。让祖师这一棒子打、这一通喝,可能把我们弄得更没有头绪了,更加茫然不知所措了。为什么呢?你看这三眼国土:“我共你入净妙国土中。着清净衣。说法身佛。又入无差别国土中。着无差别衣。说报身佛。又入解脱国土中。着光明衣。说化身佛。此三眼国土皆是依变。约经论家。取法身为根本。报化二身为用。”我们都知道的常理是:法身是什么?清净法身佛。报身是什么?圆满报身佛。化身是什么?千百亿化身佛。这里被祖师一顿棒喝。何为棒喝?说“山僧见处。法身即不解说法。”不解说法就是法身不说法啊!

所以古人云。身依义立。土据体论。法性身法性土。明知是建立之法。依通国土。空拳黄叶。用诳小儿。蒺藜菱刺枯骨上觅什么汁。心外无法。内亦不可得。求什么物。你诸方言。道有修有证。莫错。设有修得者。皆是生死业。

“所以古人云。身依义立。土据体论。法性身法性土。明知是建立之法。依通国土。空拳黄叶。用诳小儿。蒺藜菱刺枯骨上觅什么汁。”这是什么意思呢?这种棒喝可不得了啊!一切法,一切解知,一切解见,一切信解,都是什么呢?空拳黄叶,用诳小儿!这不得了啊,祖师这样一喝,我们都不敢讲了。祖师这样说,直接否定了一切经教。否定了经教,不是否定了经教里面的心法,而是否定了经教里面的一切相法,经教里面的相法被否定了!为什么?因为经里面的道理也好,十方佛国里面的一切佛也好,灵山会上佛菩萨也好,在祖师这里一棒子打死,说这是什么?这是空拳黄叶,用来哄诳小儿的。蒺藜菱刺枯骨上觅什么汁?

“心外无法。内亦不可得。求什么物。”心外没有法,就是心内,法也不可得,你求什么物呢?“你诸方言道有修有证”各种教派,各种思想,都说你有修有证。“莫错。设有修得者。皆是生死业。”不要搞错,设有修得者,皆是生死业!这个可不得了,祖师这顿骂可不得了。我们说,有修有证多好啊!若没有修、没有证,那我们还修个什么呢?祖师说,你认为有修证的果,那都是造生死业!心外无法,心内不可得,一切都是无修无证。设有修有证有得的,那是你造生死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