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"临济义玄禅师语录辑要"(连载021)

发布时间:2020/08/24 20:40

你言六度万行齐修。我见皆是造业。求佛求法。即是造地狱业。求菩萨亦是造业。看经看教亦是造业。佛与祖师是无事人。所以有漏有为。无漏无为。为清净业。

“你言六度万行齐修。我见皆是造业。”有人说,我修六度万行啊,我修六波罗蜜啊。我六度万行齐修,这不是修菩萨道吗?这里被祖师所斥:我见皆是造业!此处一讲,大家都迷糊了,这个修六度,怎么还是造业呢?这是因为你是著相而修,那就是造业!六度本身没错,但是,你的起心落在六度上,你起了有修有证之心,那就错了,那你就会造业。“求佛求法。即是造地狱业。”祖师说,你求佛求法也是造地狱业。 “求菩萨亦是造业”说你求菩萨也是造业。“看经看教亦是造业”说你看经看教,学教学理、看经诵经,这都是在造业。

经祖师这么一说,那我以后不能求佛求法求菩萨了,不能看经看教了,我也不能修六度了,啥也不能干了,干啥都是造业,这可不得了了!谁敢说这样的话啊?呵佛骂祖,毁僧谤经,只有大善知识才能做到,只有见性的人才敢说这个,这是高深之处啊!我们敢讲吗?我们谁敢讲?祖师这么一讲,把一切在文字相上、在经论解上的这些法,把在相上修的这些人,全给否了!反过来说,祖师们也六度万行,也求佛求法,也求佛菩萨,也看经学教,他们怎么不造业呢?不看经教、不学佛法的人,不造业吗?不是这样的。一切造作,就是造业。此处的造业,一切的造业,在于什么?在于在心地上的修,在实证上来讲的。

“佛与祖师是无事人”就是你这个心,能不能到达一个无事的境界。佛与祖师是无事人。这个无事是什么?无事是一种随顺啊。我们学佛是为什么?我们学佛是为了成佛,有修有证啊。成佛的路是什么呢?做好事、行善、看经、拜佛、打坐等等。这个道理,好像都能讲明白,都是这样做。但是,你碰到祖师就麻烦了,可能就要吃香板。“所以有漏有为。无漏无为。为清净业。”有漏有为,无漏无为,这就是随缘啊。有漏有为,无漏无为,这就是清净业。这就说的很明白了,叫你随缘而做。这个随缘而做,不是随业而做。

有一般瞎秃子。饱吃饭了。便坐禅观行。把捉念漏不令放起。厌喧求静是外道法。祖师云。你若住心看静。举心外照。摄心内澄。凝心入定。如是之流皆是造作。是你如今与么听法底人。作么生拟修他。证他。庄严他。渠且不是修底物。不是庄严得底物。若教他庄严。一切物即庄严得。你且莫错。

“有一般瞎秃子。饱吃饭了。”有一群瞎秃子,吃饱了没事儿做,干什么呢?“便坐禅观行。把捉念漏不令放起。厌喧求静是外道法。”这统统是一种小乘禅,坐禅观行、把捉念漏不令放起、厌喧求静,这是外道法。我们所说的小乘禅与大乘禅、祖师禅的根本区别就在这里,在这里,小乘禅与大乘祖师如来禅的区别出来了。一开始有很多初学修禅的,说我坐在这里住心看静,“把捉念漏不令放起”等等一些有修的东西,这不是很好嘛?这里区别出来了,被祖师喝斥。祖师一顿喝斥说,你们这瞎秃子吃饱饭了,没事找事儿。坐禅观行,把捉念漏不令放起,厌喧求静,讨厌喧闹喜欢安静,这些东西是外道之法。凡有修、有证、有心的,有失、有得的,这都是外道法。

“祖师云。你若住心看静。举心外照。摄心内澄。凝心入定。如是之流皆是造作。”好好看这一段啊,我在这里打坐,干什么呢?住心看静。让自己的心,不生妄啊,看静。这莫非还有什么错吗?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,这还有错吗?看祖师怎么讲:举心外照就是把自己的心外用。“摄心内澄”,让自己的心澄静下来。“凝心入定”,这是小乘禅的一种禅观,还有其他的一些外道禅,他的宗旨都是让你干这个事:住心看静、举心外照、摄心内澄、凝心入定。一切外道禅,一切小乘禅都是这样的,修行的次第都是按这样来的。

祖师此处怎么讲:“如是之流皆是造作”,这些都是造作!为什么祖师讲这是造作呢?“是你如今与么听法底人。作么生拟修他。证他。庄严他。渠且不是修底物。不是庄严得底物。若教他庄严。一切物即庄严得。你且莫错。”你如今听法的人,为什么要修他、证他、庄严他?祖师这般苦口婆心的告诉我们:他不是修的物,不是庄严得的物。如果他能庄严,那一切物都能庄严得,你不要搞错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
道流。你取这一般老师口里语。为是真道。是善知识不思议。我是凡夫心。不敢测度他老宿。瞎屡生。你一生秪作这个见解。辜负这一双眼。冷噤噤地。如冻凌上驴驹相似。我不敢毁善知识。怕生口业。道流。夫大善知识。始敢毁佛毁祖。是非天下。排斥三藏教。骂辱诸小儿。向逆顺中觅人。

此处说“我不敢毁坏善知识。怕生口业。”我们不管他当时的法教情况,我们只说现在,在修祖师禅,我们在认识到这里的祖师禅以后,你就可以看出祖师禅的特点。祖师禅的特点是什么呢?是叫你无修无证,无得无失,是叫你随缘外流、自性任用。让你自性妙用,没有让你起修造作,这是祖师禅的一个根本特点。随心妙用!你坐你就坐,你吃你就吃,这是一个自性的妙用,而并非是一个什么修啊、证啊、得啊这样的修,更不是外面的什么佛啊、法啊这些,这些更与心无关了。“道流。夫大善知识。始敢毁佛毁祖。是非天下。排斥三藏教。骂辱诸小儿。向逆顺中觅人。”大善知识是已经觉悟自性的人,这样的人方敢毁佛毁祖,是非天下,排斥三藏教,辱骂诸小儿,向逆顺中觅人。

所以我于十二年中。求一个业性如芥子许不可得。若似新妇子禅师。便即怕趁出院不与饭吃。不安不乐。自古先辈。到处人不信。被递出始知是贵。若到处人尽肯。堪作什么。所以师子一吼。野干脑裂。

“所以我于十二年中。求一个业性如芥子许不可得。”祖师十二年中,求一个“业性”像芥子那么小的都没求到。“似新妇子禅师。便即怕趁出院不与饭吃。不安不乐。” 不要像个新媳妇那样怕这怕那,不安不乐。“自古先辈。到处人不信。被递出始知是贵。若到处人尽肯。堪作什么。”这个我们都知道了,禅宗先辈很不容易,真理往往是被少数人掌握,大家都认为对的,不一定是正确的。“所以师子一吼。野干脑裂。”狮子一吼,能把这些野干的脑子震裂了。

道流。诸方说有道可修。有法可证。你且说证何法修何道。你今用处欠少什么物。修补何处。后生小阿师不会。便即信这般野狐精魅。许他说事系缚他人。言道。理行相应。护惜三业。始得成佛。如此说者。如春细雨。

“道流。诸方说有道可修。有法可证。你且说证何法修何道。”诸方都说有法可修、有道可证,而你却说:证何法、修何道?这位祖师非常严厉啊!一看临济祖师这个人,不讲一点儿情面,也没有什么圆通的事情,也不讲圆融,也不怕得罪诸方宗派,祖师就这样讲。这是一个特点,这是禅法一个的特点,祖师禅的特点。但是,无修无得并不是不修不得,无修无得是在心性上的。你诵经、打坐、念佛、修证、一切万事包括一切事中的觉悟,你见性了,这些都是妙用;不见性,都是妄用。

“你今用处欠少什么物。修补何处。后生小阿师不会。便即信这般野狐精魅。许他说事系缚他人。”你这里到底少什么东西呢?你要补什么东西呢?后生小阿师不自会,便信这般野狐精魅,让他系缚他人。“言道。理行相应。护惜三业。始得成佛。如此说者。如春细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