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浅说(连载002)

发布时间:2018/12/09 11:17

金刚般若波罗蜜经

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

法会因由分第一

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舍卫国。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。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世尊食时。着衣持钵。入舍卫大城乞食。于其城中次第乞已。还至本处。饭食讫。收衣钵。洗足已。敷座而坐。

我们说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是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的,义净大师也翻译过金刚经,叫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。金刚般若跟能断金刚般若有没有区别呢?有一定的区别,这个区别当然是一种争论,我们用不着争论,就是了解一下即可。

总的意思就是金刚般若,就是大智慧。用鸠摩罗什所表述的,金刚是一个利器,无坚不摧的一个利器,什么烦恼、魔障、困难等都能摧毁,所以叫金刚般若,那就是能够摧毁一切烦恼妄想的大智慧。义净法师所翻译的能断金刚般若,意思是说把金刚都能断掉的般若。这个我们不深究,我们只讲断除一切障碍烦恼的就是智慧。这个智慧从哪里来、应用到哪里?这不是我们一下子能得到的。这里的智慧不是指世间的聪明,这是大智慧,是佛陀的大智慧。具有佛的圆满觉智,才能断除一切烦恼障碍。这就是金刚般若。

我们现在每个人每个众生都处在无明烦恼愚痴之中,就像比我们更惨的畜生道,它们处在一个愚痴愚昧的生活境界当中,它们也感觉到苦乐,但是它们的苦与乐,是短暂的,也是生灭的。因为没有佛法觉悟的智慧,它们不会得到真正的乐,也不会体察到真正的苦。它们只知道今天吃不饱就苦,吃饱了就是乐。所以众生需要智慧和觉悟,才能突破烦恼。

其实,我们的人生有这样那样的如意与不如意,这样那样的痛苦与快乐,人生就是由各种痛苦与快乐所构成的连续的时间段。这些痛苦与快乐,因人的智慧的不同,觉悟的不同,所体察的快乐与痛苦也是不同的,所以不同人有不同的快乐,有不同的痛苦。不管是痛苦也好快乐也好,这是对法,是世间之法,是因为不是觉者,没有解脱。那么解脱什么呢?就是解脱你的痛苦与快乐。这就需要佛法指导我们,让我们从苦乐中解脱出来。

这讲起来非常简单,不苦不乐就行了吧,但在实际生活中,我们的心无不是被苦乐所缠绕,真正想觉悟,真正想解脱,就需要把《金刚经》真正搞明白,或者至少把一段话、一句话、两句话搞明白。为什么《金刚经》后面讲到说,能有众生持此一句一偈者,就不得了啊,为什么会这样呢?就是让我们搞明白,那怕真正搞明白一段话、一句、一偈,这就能给我们解决很大问题。所以我们要知道金刚般若波罗蜜。波罗蜜也不细讲,波罗蜜就是解脱以后的事,是名词、形容词还是动词呢?我们不要去仔细考虑那些问题。波罗蜜就是解脱以后到达的境界,不同于凡夫的思想境界。我们大家最后都达到波罗蜜,般若波罗蜜,你也波罗蜜,我也波罗蜜,大家都要波罗蜜,这就是我们所要达到一个智慧的境界。

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,是四大译经家之一,还有义净、玄奘、真谛或不空法师,说法不一。鸠摩罗什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,他生于西域龟兹国(今新疆库车),七岁随母亲出家,十三岁就可以登坛讲法。他一生坎坷,因为他少年成名,才智过人,前秦建元十五年(379年),苻坚延请鸠摩罗什入中土。可是求之不得,于是派大将吕光领兵七万出西域,伐龟兹,鸠摩罗什被俘获。这个武将对于佛法信仰是很不够的,“慈不带兵”,你慈悲你就不能带兵打仗,带兵打仗的人一般是不慈悲的,所以说慈不带兵”。还有一句是“义不经商”,就是讲义气的人就不能经商,不能做买卖,学佛法的人也不能带兵。他把鸠摩罗什整整困了十八年。

三十来岁的一个高僧,正处在弘法利生有作为的一个年龄,却被扣在军营中,不是给他一个佛堂让他看经书诵经,而是故意让他吃肉喝酒,浪费了他的弘法最好的时光。就像六祖大师一样,青年的时光是在困境当中度过的。真正被迎请讲法的时候,已经五十多岁了。鸠摩罗什只活了六十九岁,他的译经生涯也只有不到十年的时间,我们从祖师的简历中就可以看到。人的生命是很有限的,弘法的时光也是很短暂的。包括我们的义净大师,义净大师的弘法时间也是大约十年的时间。包括玄奘法师,从印度回来以后,在长安翻译经典,其实时间也并不是很长。所以说,真正的法筵大开的时候,各种因缘都成熟了,鸠摩罗什真正有作为的时候就是姚秦年代。

鸠摩罗什大开法筵的时间就那么短暂的时光,那个年代当然有很多大德云集,比如庐山慧远等有影响力的人。后秦弘始三年(401年),姚兴的逼迫之下鸠摩罗什娶了十名美女。慧远等大德祖师都指责过这个事情。后来,鸠摩罗什见诸僧多效仿之,乃聚针盈钵,将众僧侣召集起来,在他们面前放了一个钵,钵里装满了针。鸠摩罗什对他们说:“如果能像我一样将这些针都吃下去的人,才可以蓄养女人。”说着,鸠摩罗什就将那些针像吃饭一样一个一个不紧不慢地都吃了下去。众人见此情此景,知道鸠摩罗什不是一般人,这才不再盲目效仿。

现在我们看他所翻译的经典可以看出来,至今为止,没有一个翻译家能达到他的水平,就他翻译的经典文字优美流畅,译义准确无误,对经典的融通,用最通俗最优美的词句来表述出幽深的佛理,迄今为止,无人能达到。在他之前也有很多翻译家,那个年代大量的印度尼泊尔僧人来到中国传法,传法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翻译经典。鸠摩罗什是非常了不起的翻译家,也是非常了不起的高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