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金刚经》浅说(连载003)

发布时间:2018/12/09 11:23

 金刚经》的起始便是“法会因由分第一”。这金刚经的三十二分,据太虚大师说,是昭明太子所作。昭明太子是梁武帝的太子。《金刚经》的三十二分是由他分出来的,原来的《金刚经》没有分三十二分,也没有标点。

“法会因由分第一”,其实就是法会的缘起,为什么要举行这个法会,为什么在这里说法,在这一分里面讲这个问题。就像我们举行这个金刚禅修法会的缘起。举办一个法会必须具备六种条件,六种成就成熟了,你才可能完成一个法会。不然的话是完不成的。哪六种条件呢?“如是我闻”,这是指的信成就,就是亲耳听见佛这样讲的。大藏经是在佛灭度之后结集出来的,由阿难宣说出来的,阿难所背诵的东西就是“如是我闻”,自己亲耳听到的,一句都没有说错,这是一个信。

发展到今天,我们对佛所说的话、所说的经相信,信到一个什么程度呢?这个问题直到现在很难说。为什么这样讲?只有印心,对佛经的理解符合佛意,符合佛法的真实义,那就是佛讲的,没有错。对佛经的信,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。现在有很多人追究,这部经到底是不是佛亲口宣说的?很多人在探究这个问题,很多学术界学者,很多高僧对经典进行了长时期地大量地考证,最后考证的结果,也没有得出令人很信服的答案。有的说这部经不是佛说的,那部经是佛说的,最后答案也不具权威性。就像有人说《楞严经》是伪经,《大乘起信论》也是伪的。教界不同意这些说法,说《楞严经》是真的,符合佛意。并没有得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。

这里就有一个问题,为什么要争这个是不是佛亲口所说的呢?为什么要追究这个问题呢?就是因为现在的人有了问题,不是佛经有问题,是当下的人心有了问题。为什么有了问题呢?第一个就是信,这种信不是深信,不是断疑起信的信,这种信是我们作为一个凡夫的信,一种初信吧!拿信者来讲,这是佛说的,我得听。佛说的是什么?他信什么呢?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,他信,认为不符合自己的观点的东西,他不信。这就出了问题了。现在的人说,“我信”,佛说的经我信,信的哪部经?信哪句话?信哪个意思呢?信的是跟我的观点差不多的,佛经中似乎能把我的思想套进去的,这样的佛经我信,不是这样的佛经我不信。这样问题就出来了。其实问题并不是这个经是不是佛说的了,而是人借助是否是佛说的来验证自己的正确与他人的错误。这是当代人的问题。

再拿不信者来说,这部经我不信,因为这部经不符合我的思想,所以不信。我们打个比方,佛经讲富贵从布施中来,对这一句话的态度有两种人,一种人是信的,一种人是不信的。信者也有初信、深信、至信。不信的有不信的道理,信者有信的道理。信者就去做了,不信者不去做,有的在狐疑,有的不信,或者有的原来信现在退转了等等一系列的法相都出来了。

所以说,“如是我闻”很重要,重要到什么地步呢,学习佛法,你如果离开信字,这个佛法就没法学了。就说鸠摩罗什译的这部,《金刚经》,因为这三十二分,古人就发生过争议。有的大德说,这个佛经你怎么给分呢?你得下地狱啊!因为依照佛原来说法的样子,此经书没有分,要按照原样来。这也是一种信啊。所以在信成就上,你要细细地琢磨一下,如何为信成就。一次法会同样也是这样,首先要信,对这个法要有至信,要深信不疑,不要狐疑不决,不要对《金刚经》狐疑不决。你对佛法都不信,这个事就不好办了。我们来参加法会的,对这个法也有信的,也有不信的,有狐疑的、半信半疑的。信佛法首先不让你愚痴地信。愚痴的信是什么?只信字面意思,或者你不圆通佛法,只信那部经的那句话,并没有圆通理解这句话的含义,这样的信要不得。信不是叫你愚信或者叫你迷信,信是一种智慧的信受。

“一时”,一时是哪一时?这是时成就。这是一个特定的时间,就是佛说法的那个时间,称为一时。就像我们现在的时间就是一时,现在是北京时间五点,因为世间不同的地方所显现的时间是不一样的,这里的白天在美国是晚上。不同的空间不同的地点,时间是不同的。那个年代,计时的东西也没有我们现在的先进,能分出经纬度,能确定出精确时间。这一时,就是佛讲法的那一时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看《法华》就知道,现在的法华会上还在讲法。佛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时是一样的,现在在讲、过去在讲、未来也在讲。这是个什么意思啊?往往我们在读《法华经》的时候对那一段意思老是拗不过来,我一开始读的时候,在那个地方也是拗不过来,过去和现在怎么会在一个时期呢?其实,这个一时是指佛说法的那个时候,同时这个一时不是不变的。如果说这个一时是不变的,就麻烦了,大家都会去追究那一时。那一时,其实佛连一个字都没有留下来,一片纸都没有留下来,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,去哪里找啊?如果大家都去找那一时的话,找不到,最后的结果会认为佛经都是假的了,不能学了,没有佛法了。所以不能去追究到底是哪一时。不要一说一时,那就是佛讲法的一个特定时期。是三千年前?三千二百年前?还是二千六百年前?在那一时佛在哪里讲法?一说你就执着,然后你就找那一时的文字,找那一时的记录,找那一时的……,去哪里找啊?就像我们现在一时,我在这里讲,大家在这里学习,这一时刻留到什么年代?这一时刻就永久不灭了,明白这个意思吗?现在我们成就了这一时刻,因为过去的种种因缘,所以我们现在才有这一时刻,这一时刻即使结束了,它已经定格在历史长河当中了,定格在这个不生不灭的法当中了,所以说这一时刻就是三时都会现的,就是过去未来现在。

大家在学习佛法中逐步地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了。时间和方位的不同,我们要破开凡夫的执着妄想,你才能成就佛法。一定要破掉凡夫的执着妄想。不要认为我们这个共修法会结束了就完了,完了吗?没有完,为什么没有完?这一刻永远不生不灭了。你想一想,这一刻即使我们死了,我们已经灰飞烟灭了,那后代的人会怎么说呢,说这里原来也有个义净寺,这里原来也有和尚,也有居士,一群人在这里坐着听法。这一个定格,已经下去了。我们现在所说的龙华三会,我们现在所讲的一切东西,一切有历史记忆的东西,还不是从那时一直到现在吗?虽然东西都没有了,这些人也没有了,物是人非,物也不是了,但是这种神奇的永不灭的东西永远留下来了,驻定在历史的记忆当中。一定要明白,在经典中,佛所说的一切法,他都讲了一个问题,一切法都在不生不灭当中,不可能法讲完了就灭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所以,在法华会上也好,在金刚会上也好,佛所说的法在绵绵不断地讲着,现在还在讲着,佛在灵山会上还在讲着,还在讲金刚经。我们这样去说,你就不难理解了,如果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,那你的心就会无量无边地大。这是对时成就来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