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修开示

Zen seven open

通澈禅师禅修开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浅说(连载007)

发布时间:2018/12/09 11:31

到了我们禅宗这里,特别到了六祖坛经以后的禅法,没有讲人的本性的善与恶的问题,他只讲到众生的本性、自性是清净,他用清净二字。他并没有给众生的本性定义善恶,或者亦善亦恶,他没有这样定义,他定义的只是清净,人的本性是清净的。这是我们的一个佛学理念。你要知道我们的本性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?其实呢我们的本性就是清净的。至于好与坏,因为你没有发生那个事,所以谁也不知道。其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。就像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,报道了很多舍己救人的事迹,同样,在这种大灾难面前,也充分体现了人性丑恶的一面。有个报道,一个志愿者,他参加完地震志愿工作以后,回去就自杀了。为什么不活了?他看到了人性极端丑恶的一面,他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好了。

我们也是在人性的探讨当中,为什么要探讨人性?佛法其实也是对人心的一种探讨。最深究的就是人的本性,人的心性。这种探讨包括已发生的、当下的、还有未来可能发生的无常性的东西。人一生下来就为贪嗔痴和无明所缚,大部分人是自私的,就是我执啊!以我为中心。刚生下来的小孩什么也不懂,但他会把东西往自己手里抓,一种本性的东西,他自然而然地就往手里抓。所以人从一生下来就有我执的存在,自私。如果说要破我,先要破掉什么呢?先要破掉对生命的执着。就说你不怕死,你真的不怕死,你才能破掉我执。如果说你怕死,那你就破不掉我执的。你快要饿死的时候,杀不杀生?不行啊,还是你死吧,我吃了你还能再活一段。怎么破我执呢?当刀子架到你的脖子上的时候,你破不破戒啊?你变节不变节啊?这些问题,从人的精神肉体所承受的极限来说,也就是说你再刚强的人,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就能被彻底击垮。就是让你毫无意志力,没有你的任何主张。

所以很多人特别是那个犯罪分子,杀人犯也好,贪污犯也好,这个杀人犯很凶恶、很凶残,但是他被抓住以后他的意志抵抗力完全被击垮。还有贪污犯,一些事情别人还不知道呢,并没有查到,结果自己全部说出来了。为什么?就是他的这种意志力被全部击垮啦。特别是在战争中,这个人性的本质暴露无遗。比如说俘虏,他在被打得没办法的时候,对方战士们说:你放下武器、缴枪不杀。这时他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就只好缴枪,他为什么要缴枪?其实他图的就是后面两个字“不杀”,怕死。所以战士们正是抓住这种心理才喊“不杀”,其实最后呢?该杀的都杀了。我们现在说缴枪不杀,我们看一下历史资料就知道,缴了枪的照样杀。真正的缴枪不杀很少啊!所以我们看那些大的战争,屠杀几万、几十万人的战场都很多。

所以说我们学习佛法你要去研究人的本性,你才知道怎么破我执、怎么破我相。有的人说的天花乱坠:我对佛法怎么怎么怎么,我又是佛来的怎么怎么怎么,就是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信佛,我也不会退失我的信念,平时说的一套一套的,可是真的是这样吗?到了关键时候就不是这样了。当真的把刀子架在脖子上的时候,早已不是啦,你喜欢听什么,他就说什么。这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,那个时候还没要你的命,有几个学佛的?出家人都劳改的劳改,回家的回家,那时候哪里有居士?那时候居士有几个学佛的?都没有啦,都不敢学啦。所以我们这一代人之上是一个空白。其实问题的症结也在这里,文化大革命的时候,我们说西藏人心很诚,人性是一样的。

上一世的班禅,就是八九年去世的班禅,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,他不也是被抓去劳改了?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去看他的。什么弟子啊,什么居士啊,多么心诚的也不去看他了,所以这是上一世的班禅遇到的困惑。遇到了困惑,他说不行啊!他给领导人写信,他说:不行,我要成家,我得娶个媳妇儿。班禅娶什么媳妇儿啊?他说不行,我坐监没人去看我,这样能有人去看我。这是我们资料里有这个记载,当然这只是戏谈。这充分说明了人心的变化无常。

过去有些当大官的,在位的时候宾朋满堂,当不在位的时候可能马上就看出来啦。倒霉的时候,被抓起来的时候,你看看他的门庭是什么样子。这只是对交往、交情的探讨,探讨这个情分的虚伪性,经受不住考验。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的一切,为什么无我相?没有什么可长久的东西,一切东西都是假象,我们这个世界是被一些假象维持着。比如说夫妻之间,父母与子女之间,包括亲戚朋友之间,兄弟姊妹之间,这些亲情友情是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一种关系。当然说在亲情里面也有它美好的一面,同样也具有丑恶的一面。我们看电视或在现实生活中常看到,父母孩子为一点点小事,反目为仇,互不来往,几十年不来往,更不用说孝养或抚养,见面不说话,成了仇人一样。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。这就是人性。

当然我们这个社会公德倡导什么?要孝养父母,要讲孝,这是一个社会道德的倡导。可是因为人的本性有丑恶一面,所以这个孝在现实生活中形成的氛围并不是很广,现在所说的那种真正的孝,我看很少,或者说这种孝与父母对孩子的爱差别很大。就是说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,这种天生的爱,跟孩子对父母之间的关怀之间相差很大。这些问题都是因为我、我心而产生出来的。所以说对于我相、人相、我心、我执,我们修学佛法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理解,正确的认识。

我们学了《金刚经》以后就是要破虚假的我,破虚假的人,破虚假的众生,破虚假的寿者。要把这些人我众生的东西破掉。所谓寿者相就是一个相续不断的相。我们学了金刚经就要破除掉这些相续的东西,破除掉这些虚假的东西,不要被相所迷惑。

当然,这个世间还需要这些相存在,所以在后面《金刚经》说,我们禅法里面也说,于相而离相,不坏相。不坏相是什么?就是我们这个世界万相,这个世界就是由这些万相所构成的。但是我们不能被这些相所迷惑颠倒,同样我们也不要说不要这些相,我们还要要这些相。在这个世间我们说这个相,你运用好了你就有好的一面,有成佛的一面,你运用不好你就有成魔的一面,成恶鬼的一面。这就是相。

那佛如何成?离开这些相你也没法成佛。我们说人性有很多丑陋的东西,但是反过来人性也有很多美好的东西,人性的这种美好的东西就是佛性。成佛,就是要把这些丑恶的东西转化为美好的东西,这都是在人性的本质里面。我们说盖寺院,有往寺院里面捐钱的,也有到寺院里面骗钱的,这两种心态的人都有。也有盖庙的还有拆庙的,这种事情也有。这些都是从哪里来呢?都是从人性中来的。这就是人性的一种变现,人性具有这种好的与坏的一面。所以我们佛法的作用,也就是要把我们人性的这种丑的东西把它净化掉,净化这些邪的、恶的东西,让我们成为如同佛一样的没有恶念、没有邪念的这么一个金刚体,这就是一个金刚般若体。

有的说,我如何得金刚体啊?我们现在世上的人说,我金刚不了,我有病,所以我没法金刚,我一病就起不来啦。这个病从哪里来呢?这个病就从你的妄想中来,从你的执着中来,从你的心中来。你把这个心如果变得没有了那些丑恶的东西,你不会有病,你也会健康长寿,这是肯定的。甚至你不想活了,你到天界了,或者你到极乐世界了,你走了以后你的全身都能烧出舍利子,全部是金刚舍利。

这个舍利子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烧出舍利子来,有很多人认为这个舍利子不就是人死了以后烧了以后的骨头吗?不就是坚固的坚固子吗?其实不然。不信你到火化场调查一下,每天烧那么多人你看有几个能烧出舍利子来的。为什么这个修行的人,他就能烧出舍利子呢?我们看最现实的就是六祖大师的真身。他的真身,是有记载的,佛源老和尚都看过的。他的真身直到文革的时候都是完整无损的。在文革的时候把他的肚子拉开,看看里边到底是真的假的,肉都有弹性,肚子里的肠子内脏都有。你想一千多年了他的内脏都有,皮肤还有弹性,他们把内脏肠子什么的都挖了扔掉后他的皮肤和肉才干瘪,所以现在看到皮肤干瘪了。同样也有一个丹霞禅师他也有个肉身,但是他那个骨头的色质什么的就不如六祖大师的色质等各方面好。

所以这个全身舍利他是真实存在的东西,你说你是肉身菩萨,你给我试试,你死后你做个肉身菩萨,你能做得到吗?做不到啊!很多人也想做肉身菩萨,觉得自己也有修行,死了以后,给我坐缸,好,坐缸,不用三年了,一年以后弟子们一看,缸里面就剩一堆白骨了。所以说这个肉身菩萨并不是任何一个人就能作的,他必须是大修行者才能出现这种情况,必须是大修行者。也就是达到无四相者才能成为大菩萨。正因为无相所以众生不识,真正的大菩萨坐到你面前,你根本不认识。

为什么?他无相、无我,他不认为他是菩萨,他觉得他是一个平常人:我做得非常不好啊,自己觉得自己修得很差,我还得努力,我还得好好修,我修行很差,这样的人反而是修行最好的人,最精进的人。有的人认为:我修得很好啊,我至少是三地以上菩萨,反正我不是一般人,不是大菩萨也是小菩萨,这种人是修得最差的一种人。为什么呢?他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,有我相,即非菩萨。其实你根本就不是菩萨,你自己说你是菩萨你就是菩萨吗?你自己认为修得好你就修得好吗?你往往不管在任何时候、任何环境、任何时间、任何空间都以我为尊,要表现我,让大家知道有我存在。这个形象是什么形象?这就是我相,就是凡夫相。

所以真正的大菩萨你是看不出,你不知道。知道真正哪个是大菩萨的人须是有见地的人,不能说是开了悟的人,至少是有见地的人才能知道他是不是菩萨,是不是有成就。所以说在修行上,对我相、我执的破除是非常重要的!非常重要!等到你把我相破除以后,你自己的境界自己就知道啦。

当然,你破了我相还要破法相。我相很复杂。比如说你说你是菩萨,你要摄众,你又不是罗汉,菩萨就是要摄众,摄众还是要表出一个菩萨相来,想让大家知道你,其实这个心已经就是我心了。现在有很多出名的法师、高僧大德,这些出名的祖师大德他们这个修行,是不是计较我相、法相呢?不是。他们是于我相、法相中又离了我相、法相。所以于相而离相,这一点非常重要,这只有大心的人、大菩萨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